因为停赛的关系,这段时间很多球队开始进行夏窗的转会和续约谈判。对德甲豪门拜仁慕尼黑来说,托利索很有可能成为球队的头号转会目标。而他的下家,很有可能是国际米兰。据悉,拜仁有意通过卖出托利索来买断从国米租借过来的中场佩里西奇。而这份交易很有可能会成功。

  

  早在冬窗,就有一些球队对这位法国后腰有意,不过遭到了拜仁拒绝。而本赛季,因为托利索表示自己不愿一直坐在替补席上,因此球员打算赛季结束后转会至其他球队。不仅是国米,尤文和那不勒斯也加入了这名后腰的争夺战。

  

  2017年,拜仁以4150万欧元的价格从里昂买来了托利索,他在拜仁的第一个赛季表现尚可,出场40次打入10球7助攻,并帮助法国国家队获得了2018年世界杯冠军。不过第二个赛季,托利索因为伤病,赛季几乎报废,而到了这个赛季,托利索丢掉了自己的首发位置。国米主帅孔蒂对这位后腰表示青睐有加,而国米很有可能会买下这位后腰,以增强自己的中场。而国米也将会同意启动佩里西奇的买断条款。

  

  目前拜仁队内有三名租借而来的球员,分别是库蒂尼奥、奥德里奥索拉和佩里西奇。至今,除了佩里西奇,拜仁高层还没有答应买断其他球员。克罗地亚人在上赛季从国米租借到德甲豪门,在22场比赛中打入5球,并送出6次助攻。

  

  佩里西奇的表现也征服了主帅弗里克。拜仁表示会在今年夏天买断佩里西奇,价格大概在1500万欧元至2000万欧元左右。而国米也表示,佩里西奇的买断费可以减少500欧元左右,以买来托利索。国米可能还需要掏出一些转会费来购买法国后腰。双方最终可能会皆大欢喜。

  文章来源:https://tiyu.baidu.com/news/detail/46becd219f86d9f11c37ee1bfd7abf87

  万水千山总是情,关注一波行不行!

  马库斯·斯玛特

  凯尔特人斯玛特检测结果呈阳性

  凯尔特人和湖人分别对球员进行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检测。目前,凯尔特人宣布球队后卫马库斯·斯玛特的检测结果呈阳性。随后,斯玛特在社交媒体发布一条推特证实自己感染Covid-19。晚些时候,斯玛特通过视频向外界描述自己的情况。斯玛特说“我很好,我感觉不到任何症状。但是,现阶段我不能过多强调训练,而是应当远离人群、认真洗手,通过保护自己以保护其他人免受我可能造成的感染”。此外,斯玛特还在推上强调人们应当保持距离。他的推文中写道,“我们国家年轻的一代必须重视保持距离,这很重要。不保持距离是自私的表现。我们能够战胜疫情,但我们需要通过分开一段时间来获得胜利”。

  湖人与篮网比赛

  湖人队有2名球员检测结果呈阳性

  湖人方面也向外界透露,球队17名球员中有14人接受新冠病毒检测。这17名湖人球员当中还包括拥有双向合同的球员。湖人之所以为球员提供新冠病毒检测主要是因为湖人在NBA停摆之前与篮网进行比赛,而篮网队被查出有多达4名球员在新冠病毒的检测中呈阳性。不过,湖人之所以没有对所有球员进行检测,是因为在本周早些时候球队中一些球员获得许可离开洛杉矶。外界认为或许这部分球员没有出现在湖人与篮网的比赛中,因此他们不再湖人担心之列。

  湖人方面透露在14人中有2人的新冠病毒检测呈现阳性结果,但没有透露具体球员的名字。湖人的做法与篮网一致,他们希望保护球员的隐私。据悉,湖人阵容中2名受到感染的球员目前没有出现任何症状,他们已经处于隔离之中,并且球队的队医与他们保持联系,随时为他们提供需要的帮助。消息人士宣称,湖人现正在对与2位确认感染的球员有密切接触的教练和球队工作人员进行新冠病毒的检测。

  文章来源:http://3g.163.com/news/article_cambrian/F8EFFHRC0549AYB9.html

  据electrek报道,福特旗下豪华品牌林肯发布了全新的充电桩,但显然是对特斯拉超级充电桩设计的抄袭。

  

  福特最近在试探性地进入电动汽车领域,其首款全新打造的纯电动汽车将于下月亮相。这将是一款基于野马打造的跨界车型,续航里程为300英里。

  今年早些时候,林肯证实,其正在基于福特野马电动版平台打造一款纯电动车型,但在设计方面将完全区别于福特野马电动版,新车将依然保持林肯“静谧、奢华”的品牌特性。

  此外,林肯还推出了插电式混合动力版本的飞行员(Aviator)和 Corsair车型。

  福特此前承诺将投入110亿美元用于新能源产品的研发,未来4年将推出包括林肯系列在内的16款电动汽车。

  为进军电动汽车市场做准备,福特开始建造自己的充电站,而且似乎深受特斯拉充电桩的启发。林肯充电档位的形状与特斯拉的相同,连接器安装在镂空的内部。主要的区别似乎是蓝色的设计口,而不是红色。它看起来像是特斯拉第一代和第二代超级充电桩设计的混合体。

  然而,林肯充电桩实际上似乎有一个小电缆和连接器,这很可能意味着它只是一个二级充电站,为即将到来的PHEV车辆使用。

  特斯拉的超级充电网络被广泛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直流快速充电网络,这是因为它建立在良好的电动汽车拥有体验的基础上,而不是作为一个利润中心。其重点是在所有长途旅行的地方——通常是一些偏远的地方——建造,并在每个地方都建了很多,以避免等待时间,而且充电速度很快。

  这些都是第三方网络无法做到的,而其他所有汽车制造商,比如福特,都一直依赖第三方网络。但由于局现性,更多的汽车制造商有正在投入巨额资金,建造自己的充电网络。

  福特也确实和其他汽车制造商一起投资了欧洲的充电网络Ionity,而且这个项目似乎进展得很顺利。

  来源:新浪汽车-编译 作者:Dora 编辑:马国平

  文章来源:https://auto.hangzhou.com.cn/news/content/content_7280212.html

  周四(1月23日)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报道,在瑞士达沃斯峰会上,意大利经济部长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采访时表示,意大利并没有面临另一场政治危机。

  自2017年底以来,迪马约(Luigi Di Maio)一直领导五星运动党(M5S),这是一个支持意大利更多社会福利的政党。不过他周三表示,他将辞去党的领导职务。迪马约还担任外交部长。2019年9月,他的政党与亲欧洲的社会民主党(PD)组成新联盟,他的辞职引发了人们对本届政府稳定性的担忧。

  意大利经济部长、民主党成员Roberto Gualtieri周三在接受CNBC采访时否认了这种担忧

  Gualtieri在达沃斯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采访时表示:“一点也不,这不是一场政治危机,它既不会影响政府——顺便说一句,迪马约将继续担任外交(事务)部长——也不会影响议会中的多数派。”

  民主党和五星运动党去年联合起来避免了提前选举的需要。当时,反移民的政党领袖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与迪马约一起担任副总理,他决定退出政府,这引发了进一步的政治动荡。

  Gualtieri表示,五星运动党非常坚定地致力于维护意大利政府的稳定。

  意大利即将举行的地区选举给现任政府增加了进一步的压力。意大利东北部Emilia-Romagna周日举行的大选可能会让意大利反移民政治的面孔萨尔维尼卷土重来。该地区历来投票支持左倾政党,但民意调查显示,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

  谈到即将到来的投票,Gualtieri说声称:“我希望,我有信心,进步的候选人将赢得选举。”

  尽管如此,他指出,这是一次地区性的投票,他不认为它会影响民主党和五星运动党之间的当前领导层。

  文章来源:http://gold.cnfol.com/caijingyaowen/20200123/27926218.shtml

  来源:志象网(ID:passagegroup)

  特斯拉的进入“对中国企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遇”,但生产符合外国公司标准的电池具有挑战性。

  松下和特斯拉之间的“战友情”,在2017年1月4日攀至顶峰。

  Gigafactory——两家公司耗资50亿美元在内华达州沙漠中建造的的电池厂,在彼时开始大规模生产锂离子电池,为特斯拉的电动汽车提供动力。对于松下总裁津贺一弘而言,与特斯拉的合作,象征着这家百年企业的战略转型,这是一个值得品味的时刻。

  “我们将共同引领世界电动汽车市场,” 津贺一弘宣称。

  特斯拉的创始人伊隆?马斯克(Elon Musk)也很给面子,对合作伙伴不吝赞美之词:“我们认为松下的技术是全球No.1。”

  如今,距Gigafactory这个里程碑仅仅过去了两年多,松下和特斯拉的关系开始急转直下。4月份,在日经新闻透露松下将冻结其Gigafactory的投资后,马斯克在Twitter上指责松下对Model3产能上不去负有主要责任。他在推特上称,松下的电池生产“自去年7月份以来,就一直限制着Model 3的产量”。

  伴随着罕见的公开口角,松下也对特斯拉的“中国计划”日益担忧。今年春季,特斯拉在上海开设了名为Gigafactory 3的电池和汽车工厂。从今年1月7日正式在上海临港破土动工,到5月31日宣布开放车辆预订,特斯拉在中国的节奏走得挺快。但松下决定不对中国的工厂进行投资。

  位于内华达州斯帕克斯市的Gigafactory 1位于内华达州斯帕克斯市的Gigafactory 1

  同床异梦

  松下决定退出投资之际,马斯克的公司正面临着特斯拉Model 3棘手的生产问题。在马斯克的计划中,他希望这辆汽车使公司从一个利基制造商转变为一家大众市场的清洁能源汽车公司。

  特斯拉最近的生产困境并非松下停止投资的直接导火索,但自那以后,这家汽车制造商的麻烦不断增加。据报道,特斯拉第一季度的亏损是华尔街预期的两倍,因为其汽车交付量比上一季度下降了30%。今年的头三个月,特斯拉烧掉了15亿美元的现金,即40%的储备,这导致马斯克承认,快速筹集更多资金的想法“是可取的”。

  或许更令人担忧的是,许多分析人士预计,特斯拉在美国的需求将保持疲软,因为美国明年将逐步取消其电动汽车的联邦税收补贴。特斯拉的目标是到2020年,年销量达到100万辆,但该公司最近已废止了达到该目标的日期。2018年,该公司交付了245,240辆汽车。

  2014年,马斯克与时任松下执行副总裁2014年,马斯克与时任松下执行副总裁

  山田佳彦(Yoshihiko Yamada)

  随着压力的增加,特斯拉和松下都在公开寻求新的合作伙伴。虽然特斯拉和松下之间的开创性合作似乎并未到岌岌可危的地步,但大多数分析师都认为,两家公司减少对彼此的依赖是有道理的。

  野村的高级股票分析师Christopher Eberle表示,“这种合作关系对特斯拉很重要,因为松下目前是该公司唯一的电池供应商。” “话说回来,特斯拉对松下而言更为重要,因为他们是大规模生产中唯一的电动汽车客户。”

  松下已经开始对特斯拉进行全面对冲。今年1月,它开始与丰田汽车公司合作开发棱柱电池以扩大其潜在客户群,这是一种与特斯拉汽车不同的电池类型。

  据说,马斯克对两家日本公司之间的合作感到不满,但“对松下公司来说,仅仅供应一家汽车制造商毫无意义,因为电动汽车的发展势头如此强劲,”Eberle说道。

  

  如果特斯拉要实现加入大众市场汽车公司行列的目标,它可能需要更多的电池供应商。此外,还有成本问题:根据松下内部人士的说法,马斯克经常直接打电话给津贺一弘要求降低电池价格。拥有更多的供应商,会带给他更多的议价能力。

  马斯克曾表示,他希望多家电池供应商参与其上海业务。人们也猜测他正在与一些中国电池制造商谈判。瑞银(UBS)分析师Kenji Yasui表示,这对松下而言可能是个问题。“这是作为特斯拉独家电池供应商的潜在损失……在差异化和谈判优势方面,将是一个重大的负面影响,”他说。

  但在松下内部,特斯拉的重要性几乎毫无疑问。

  “如果与特斯拉的合作停止,无论合作伙伴是谁,我们的电动汽车业务都不会成功,”一位松下高管表示,而这也代表了该公司大多数领导者的共识。

  松下为什么撤了?

  如果不出意外,津贺一弘与特斯拉的联盟已为松下注入了新的活力。当津贺一弘在2012年成为该公司的总裁时,他被迫接受了注定失败的等离子电视业务。该部门的现金大量流失:从2011年到2013年,该公司净亏损超过1.5万亿日元(134亿美元)。经过大规模重组后,津贺一弘开始带领松下切换新的航向,包括汽车电子产、节能住宅以及与特斯拉的合作。

  作为松下的“救火队长”,津贺一弘和“传奇”的马斯克完全不是同道中人。但这种关系在很多方面为津贺一弘带来了回报,他被认为打破了规避风险的日本CEO的模式。与特斯拉的合作,使松下在潜在的变革型新行业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两家公司在其中担任了早期的领导角色。根据高盛和IHS Global Insight的数据,特斯拉的Model 3是市场上最畅销的电动汽车,也是体量最大的纯电动汽车。

  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弗里蒙特工厂的装配线上的特斯拉Model 3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弗里蒙特工厂的装配线上的特斯拉Model 3

  然而,等离子电视的惨败“学费”高昂,一直萦绕在津贺一弘的脑海,这让他重新评估了对特斯拉的投资。松下高管认为,特斯拉的投资需求远远超出了他们所能承受的范围,他们不希望陷入另一场和等离子电视规模相当的财务危机。

  与此同时,他们也发现了其他令人担忧的因素。去年夏天,马斯克在Twitter上发表了一份误导性声明,称他将特斯拉的股份私有化,这促使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展开了调查,也令大阪的高管们忧心忡忡。

  对于汽车电池业务依赖于一个高瞻远瞩同时也不稳定、轻易发表离谱声明的人,松下公司的管理层越来越感到不安。该业务对松下重塑自身的计划至关重要。在那篇让他与美国监管机构陷入纠纷的推文中,马斯克表示他已经获得了每股420美元的私有化计划资金,这个数字也是大麻的俚语。松下公司一位高管称,马斯克的声明“不可想象”,如果该计划得以实施,可能会引发集体诉讼。结果在下个月,该高管在网络直播中看到马斯克深吸了一支大麻,他目瞪口呆。

  马斯克在4月4日的SEC听证会后离开曼哈顿联邦法院马斯克在4月4日的SEC听证会后离开曼哈顿联邦法院

  尽管如此,在10月份,津贺一弘表示日本电子集团仍然对在北美进行额外投资持开放态度,“我们与特斯拉同进退。”而其合作伙伴计划明年在内华达州斯帕克斯工厂将产能提高50%。

  然而,从那时起,Model 3的生产就面临诸多挫折。每周5,000辆(分析师认为确保盈利所需的最低限度)Model 3产量的目标已被推迟两次。这迫使松下降低了盈利预期,并派遣了200多名工程师到Gigafactory工厂,试图提高其核心电池组件的产量。

  据估计,截至3月31日的财年,松下特斯拉电池部门的运营亏损大幅扩大,达到200亿日元。松下的资产负债率,几乎达到2011-12财年重组等离子电视的水平。

  在此背景下,松下决定冻结对Gigafactory的进一步投资。两家公司都同意集中精力提高内华达工厂的效率,而非注入更多资金。此前,松下曾预计将在该工厂追加投资1000亿至1500亿日元。

  “中国企业的巨大机遇”

  大约在去年夏天,马斯克的推文让松下的高管们震惊之际,他们也开始关注另一个问题:特斯拉雄心勃勃的上海Gigafactory 3计划。

  “特斯拉设想的增长曲线过于陡峭,”松下高管在该项目于去年7月宣布的几个月后表示。

  松下仍然受到等离子电视过度投资的困扰,他们担心会在电池业务上投入更多。尽管如此,松下还是准备为Gigafactory 3生产的汽车提供电池,无论是作为唯一供应商还是众多供应商之一。“一开始就没有从单一公司采购的预设,” 松下的一位内部人士表示, “这个问题取决于特斯拉的决定。”

  但松下最近决定拒绝投资上海工厂。马斯克已经在早些时候调整了中国工厂的产量承诺:4月份,他表示希望到今年年底每周生产1,000至2,000辆Model 3,这低于他1月份估计的3,000辆。

  4月份,特斯拉在上海的Gigafactory3工厂正在施工4月份,特斯拉在上海的Gigafactory3工厂正在施工

  特斯拉一直在寻求与中国电池制造商联盟,如当代安培科技(通常被称为CATL),国有石油巨头所拥有的比亚迪和天津力神电池,但尚未达成任何协议。

  特斯拉上海业务难以与电池供应商达成协议,有一个潜在因素是其使用圆柱形电池,这种电池相对更容易制造,但与中国量产的不同。

  在中国,大多数电动汽车制造商使用所谓的棱柱形电池——由许多正负极并列而成的方形扁平电池。与使用圆柱形电池的电池组相比,棱柱形电池可以制造得更小、更轻,但成本更高,容易过热。

  马斯克公开表示,特斯拉已经从中国政府那里获得了对Gigafactory 3的支持,但有些人对美国公司在中国电动车市场蓬勃发展的可能性持谨慎态度。中国电动汽车市场被认为对北京方面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摩根士丹利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指出:“我们理解特斯拉在中国国内汽车制造业中站稳脚跟的背后逻辑,因为它跟随了中国国内快速增长的电动汽车行业。” “我们相信,随着技术越来越先进[和]越来越敏感,特斯拉对其上海工厂的控制可能会受到审查。”

  特斯拉进入中国之际,中国电池制造商正面临着大幅降价的压力。北京方面正在削减对电动汽车的补贴,希望将最强大的公司转变为可持续发展的企业。

  特斯拉的进入“对中国企业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机遇”,天津力神电池研发部门的一名员工在4月份的上海车展上对日经新闻表示。力神是少数几个已经生产出与特斯拉相同类型圆柱形电池的中国公司之一。

  然而,中国公司生产符合外国公司标准的高质量电池具有“挑战性”,力神的工作人员表示,与全球同行相比,国内制造商的生产成本仍然相对较高。

  深圳比克电池有限公司(中国最大的圆柱形电池生产商)研究员Ge Rui表示,该公司与特斯拉进行了初步谈判,希望成为其电池供应商,“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每个人都想要分一杯羹”。

  

  亦敌亦友

  松下与丰田汽车的新合资企业将开发棱柱形电池,其客户或将包括特斯拉的竞争对手。这也表明了特斯拉-松下关系中的潜在复杂性。

  “考虑到松下最近与丰田的合资企业,特斯拉不再强调与松下的合作关系是有道理的,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他们将终止与松下的关系,”麦格理的汽车和颠覆性技术资深分析师Maynard Um说。“松下希望成为特斯拉唯一的电池供应商,但他们也希望盈利。这是一种相互依赖的关系:松下需要特斯拉,正如特斯拉需要他们一样。”

  尽管这种相互依赖的关系十分戏剧性,但许多观察家发现,松下公司最近决定推迟对Gigafactory工厂的投资,有其积极意义。松下的股价在日经报告公布后上涨,这表明投资者支持松下减少在Gigafactory工厂支出的决定。对提高内华达工厂效率的关注,也对特斯拉有利。“特斯拉面临着盈利的压力,削减成本和退出投资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一种方法,” Um说。

  马斯克的目标是以35000美元的价格生产特斯拉Model 3,这引发了松下高管对利润率萎缩的担忧。大阪的高管们表示,在确信特斯拉可以在不亏损的情况下销售新款Model 3之前,他们不能承诺投入更多的资金。对于特斯拉来说,实现这一目标可能意味着找到更多的电池合作伙伴。

  松下总裁津贺一宏(右)和丰田汽车总裁丰田章男(Akio Toyoda)在2017年宣布了电池合作可行性研究松下总裁津贺一宏(右)和丰田汽车总裁丰田章男(Akio Toyoda)在2017年宣布了电池合作可行性研究

  松下公司前汽车相关业务负责人Yoshio Ito说:“由松下独家生产,不可能满足电动汽车电池的巨大需求。绕开我们不擅长的领域是一种选择。”

  当然,从不同公司采购零部件是全球汽车工业的基础。特斯拉和松下之间的新兴动态应该被视为一个受欢迎的进化迹象,Um表示。

  他还称:“我们在汽车行业看到了很多‘亦友亦敌’的关系,我认为这就是松下和特斯拉现在的关系。”“他们将保持这种关系。”

  文章来源:https://www.bianews.com/news/details?id=37760